1. <nav id="51tbt"><output id="51tbt"><wbr id="51tbt"></wbr></output></nav>
        <del id="51tbt"><track id="51tbt"><thead id="51tbt"></thead></track></del>

        <s id="51tbt"><li id="51tbt"></li></s>

                <address id="51tbt"></address>

                  <nobr id="51tbt"></nobr>
                  <pre id="51tbt"></pre>

                  <pre id="51tbt"></pre>

                  <form id="51tbt"><meter id="51tbt"></meter></form>
                      <th id="51tbt"><sub id="51tbt"><mark id="51tbt"></mark></sub></th>
                      <address id="51tbt"></address>
                      <th id="51tbt"></th>

                        <nobr id="51tbt"><meter id="51tbt"><delect id="51tbt"></delect></meter></nobr>
                          <listing id="51tbt"><meter id="51tbt"><delect id="51tbt"></delect></meter></listing>

                              <th id="51tbt"></th>
                              <nobr id="51tbt"><meter id="51tbt"><var id="51tbt"></var></meter></nobr>

                                  《自然》2020年度最受欢迎的导师是怎么带学生的?
                                  2021-02-03 14:50:56 作者:Chris Woolston 来源:Nature自然科研 分享至:

                                   自然》杰出导师奖的三位得主分享了他们是如何启迪和激励别人的。


                                  2020年自然科研杰出导师奖(Nature Research Awards for Mentoring in Science)被授予三位优秀导师:特拉维夫大学的癌症生物学家Neta Erez和分子生物学家Tal Pupko荣获“事业中期奖”,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生物信息学家Hanah Margalit荣获“终身成就奖”。

                                  这三位得奖者有很多共同点,他们都把导师的角色看作是他们身为科学家的一项基本职责,并乐于向想要提高带教能力的其他PI提供建议。

                                  三位导师对他们课题组的激励和鼓舞显然是卓有成效的。他们的同事、他们现在和过去的学生为他们提交的评奖材料中洋溢着感激和钦佩之情。

                                  Pupko总是把学生放在“最重要的位置”,但又不牺牲对卓越科研的追求。他以前的一位学生写道,Erez既有“无穷无尽的动力和专业性”,还充满耐心、胸怀开放、愿意倾听。

                                  Margalit是以色列生物信息学领域的先驱,她之前的一位学生评价道,她的热忱、善解人意、批判性思维影响了许多现已步入教职的人——无论是新人还是前辈,无论是他们的生活还是工作。“

                                  获奖名单于2020年12月21日宣布。Margalit将获得1万美元的奖金,Erez和Pupko也将共同分享1万美元的奖金?!蹲匀弧凡煞昧苏馊坏媒闭?,询问了他们的带教风格,以及他们领导课题组的独家秘籍。

                                  NETA EREZ:事业中期奖得主
                                   

                                  640?wx_fmt=png&tp=webp&wxfrom=5&wx_lazy=1&wx_co=1.jpg

                                   

                                  癌症生物学家Neta Erez坚持用最好的方法因材施教。来源:特拉维夫大学

                                  注重软技能??蒲腥嗽焙苌俳邮芄恍┍匾寄艿恼脚嘌?,比如如何写文章、如何呈现你的工作、如何指导他人等。我和博士生说,你们光学会做实验是不够的。由于课程大纲里没有这些技能,所以我在学??艘幻?rdquo;软技能“培训班,专门教学生怎么给别人反馈和怎么接受别人的反馈,这其实不只是一门科学技能,更是一门生活技能。我们教学生怎么写简历,怎么审论文。这个培训班每年只招收15位学生,大家基本都是抢着来上。

                                  仔细挑选团队成员。寻找那些愿意被激励和启发的人加入你的团队,这是带好学生的关键一步。在招学生前,我会和他们在面试中聊很长时间。我会问一些关于他们自己和他们目标的问题,并让他们畅所欲言。如果你认真听,你就能更了解这个人。我想要看到一种火花。我可以教他们怎么构建一个假说,但我给不了他们激情。他们需要带着激情来我的团队。如果我和一个人话不投机,他就不适合来我的课题组,不管他们的简历有多完美。

                                  拥抱个性。我的每位博士生都给了我一段不一样的导师经历。我尽量不照着自己的想象去塑造他们,而是去摸索什么才最适合他们。我不会从一开始就命令学生要以统一的方式做研究。这必须是他们自己的博士学位。

                                  有的学生天赋很高,但不够专注;有的学生对自己做的东西批判性不够;还有些学生要学会待人更宽容。人的个性肯定是受限的,做统计的正确方式也只有一种。但我会让学生把一些个性带入工作。每个学生准备实验的方式都不同,就和做饭一样,每个人有自己的风格。

                                  TAL PUPKO:事业中期奖得主

                                  640?wx_fmt=jpeg&tp=webp&wxfrom=5&wx_lazy=1&wx_co=1.jpg

                                  分子生物学家Tal Pupko。来源:Dorothee Huchon-Pupko

                                  让学生自己写文章。作为PI,就要愿意牺牲眼前的回报,换取学生成长为科学家的长远受益。写论文就是最好的例证:新晋博士生都没什么写文章的经验。我来写肯定又快又方便,但我坚持让学生写论文。写好后,我们再逐句逐段地分析。第一稿一般都是错误百出的,在可以提交前通常要修改好几轮。有些学生的初稿可能就要写很久很久,但在临近博士毕业时,他们就能写出近乎完美的初稿。

                                  保持工作与生活的平衡。我有四个孩子,所以我很理解年轻父母的压力,他们既要陪孩子入睡,还要完成博士学业。我鼓励人性化的工作时间,并确保我的学生能享受给女方或男方的产假,即使科研效率略受影响也没关系。

                                  这是一种很微妙的平衡。如果学生要休假了,我们就要想好让TA在休假期间不掉队的办法,这样TA休完假后就能很快归队。

                                  扩大学生的眼界。刚开始做项目时,你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有时候,单是让学生明白为何别人会在乎他们的研究课题就很难。在出行受到疫情影响前,我认为花2000美元让学生去欧美国家参会是很值得的。我会陪他们去他们的第一个会,和他们一起听讲座,带着他们社交。等学生回到实验室的时候,他们就能更好地懂得为什么他们的工作很重要。

                                  无论参加哪里的会议,都对学生非常重要,但这实际上是双赢的。他们在接触外界的过程中学会了很多,我也得到了更有动力的学生。过去几个月主要都是网络会议,但我更期待大家可以重新见面交流的那一刻。

                                  HANAH MARGALIT:终身成就奖得主
                                   

                                  640?wx_fmt=jpeg&tp=webp&wxfrom=5&wx_lazy=1&wx_co=1.jpg

                                   

                                  生物信息学家Hanah Margalit。来源:Yoray Liberman/Yad Hanadiv

                                  指导不止于实验室。过去几年里,许多年轻的PI,包括不是我们组的人,都来向我寻求指导和建议。我们会坐下来聊聊他们的发展。如果他们提出要求的话,我还会看看他们的论文。我目前正在帮好几个PI做咨询,他们需要基金申请方面的帮助。我有时会问自己干嘛要做这些?但如果有人向我求助,我根本无法拒绝。我很关心他们是否能成功。

                                  合作与倾听。我会花很多时间和学生讨论他们的工作,探索可能的方向。这些对话来来去去就像打乒乓一样。最后的研究可能会非常成功,但我们不好说这到底是谁的主意,因为是我们一起想出来的。这能带给他们自信。

                                  如果学生要在会议上演讲,我会让他们先在组会上练习一遍。我会反复听,然后提建议。我看手稿也是这样。一篇论文在可以投稿前可以改67遍,但我会和学生一起改。

                                  保持乐观。我很积极,也很乐观,我相信我的学生也学到了这些品质。无可否认,科学研究的道路上免不了士气低落。但帮我渡过难关的是我科研生涯(和生活中)的座右铭:乐观、信念、勇气、活力。只有做到这四点才能取得成功。在希伯来语中,这四个词都以Alef开头,Alef是字母表的第一个词。所以,我们课题组的座右铭就是”Alef、Alef、Alef、Alef!“这个座右铭已经牢牢记在我们心里了。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转载的文字、图片与视频资料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如果涉及侵权,请第一时间联系本网删除。

                                  天天视频的风险_天天视频麻将ios